首页> 网络治理> 国内

社交网络怎样改变我们的生活

2017-02-17  来源: 人民邮电报社

以QQ和微信为主的社交网络对老年、中年、青年不同年龄段的人群有不同的赋能,对他们的生活影响和改变也不同,比如重构了老年人的社会生活、给予青年人更多的话语权空间、缓解了中年人的职场压力和中年危机。近日,中国社科院国情调查与大数据研究中心和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合作发布的《生活在此处——社交网络与赋能研究报告》,就社交网络对人们日常生活的影响和改变进行了深入探讨,从日常生活的角度对中国人的社交网络使用状况进行考察和解读。

“HERE一词在英文中有此时、此地和此处的意思。事实上,互联网的在场,并不是一个外在的‘在那里’的生活世界,我们切切实实地生活在此处。”报告作者、中国社科院国情调查与大数据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田丰说,社交网络突破了时空限制,让人随时随地彼此连接,已经成为真实生活的一部分。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陈光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连接、组织与组织之间的连接、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连接很大程度挑战了传统的等级结构。赋能就是在挑战传统的等级结构过程中,生活机会与选择的重构。而互联网是实现人的社会化、社会参与的重要工具和方式,越来越不可或缺。腾讯社交网络事业群社交网络运营部总经理赵建春则表示,借助于QQ、微信等社交网络的力量,人们日常联系的范围正在扩大,传统的六度人脉以及邓巴数都遭遇挑战,人们的工作、生活与情感的表达与联系方式急剧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和QQ大数据都显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更喜欢用QQ社交,90后和00后已经成为QQ的绝对主力军。这款刚刚庆祝完18周岁生日的社交网络产品,是中国本土最早的社交网络产品之一,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不断创新,其独特的功能、新颖的玩法受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的欢迎。

报告显示,使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老年人,其生活满意程度明显较高。在生活满意度十分制量表中,使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老年人更倾向于高满意度(8分及以上),约占74.1%,比仅使用互联网的老年人呈现高满意度的比例高出15个百分点,也高于不使用互联网的老年人呈现高满意度的比例。社交网络对于改善离婚和丧偶老年人主观福利的作用明显。不使用社交网络的丧偶、离异的老年人更易呈现中度或重度的孤独状态,平均比例约占65%以上;而使用社交网络的丧偶和离异的老年人多呈现轻度孤独状态,平均比例在50%以上。社交网络具有较强的情感赋能作用,促进代际交流增加、家庭关系更加紧密。35.2%的老年人认为在使用微信或QQ等社交网络之后他们与子女的关系变得更加亲近,24.8%的中年人认为他们与父母的关系变得更加亲近。

调查发现,社交网络对中年人的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的累积具有帮助。45.5%的中年人认为社交网络对增加职业、教育和生活机会比较有帮助,15.6%的中年人认为很有帮助。中年职场人群通过社交网络的连接,与同事沟通了感情,缓解了工作过程中的压力。48.6%的被调查者认为社交网络对促进与同事的交流、给工作减压比较有帮助,29.1%的被调查者则认为其很有帮助。

报告认为,半数以上的青年愿意尝试以互联网和社交网络为平台的职业选择。青年人在社交网络相关职业的选择中,排名前三的分别为微商、公众号写手、电子游戏玩家,其分别对应的百分比为30.3%、18.6%、16.8%,可见,以一种虚拟网络平台为基础构建的新型就业模式可能在青年中有一定的市场。

90后和00后是QQ社交网络的主力,在QQ的各项功能上,90后和00后都超越了最早使用QQ的70后和80后。以QQ空间为例,90后的使用比例为73.5%,00后的使用比例为67.9%,而70后的使用比例为46.8%、80后的使用比例为53.5%。

从家庭关系和构成来看,青年人自然是社交网络使用的先行者,报告显示,他们对自己的老年父母呈现出一种“带路人”效应。这种效应表现在,针对不上网和不使用社交网络的老年群体,青年人主要起着引领作用;针对上网和使用社交网络的老年人群体,青年人起着促进的作用。无论父母是否使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青年都更倾向于“代理消费”,即帮助父母上网购买所需的商品,青年人的“代理行为”逐渐日常化。父母使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家庭中,青年帮助父母“代理”购买商品的比例为71%;父母不使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家庭,青年人帮助父母“代理”购买商品的比例为55%。

报告认为,子女的“代理消费”通过促进老年人的物质和精神福利,很大程度上提升了老年人的生活满意度,增进了家庭成员的亲密关系。